周代诸侯芮国又一后期都邑重见天日

  1月2日,刘家洼墓地考古队领队、陕西省考古研讨 院种建荣研讨 员对外披露,通过对刘家洼遗址包括周代诸侯大墓在内的两处墓地的重点发掘 ,认定该地为芮国后期的又一处都邑遗址。“该遗址的时代属春秋早中期。遗址内的夯土建筑、城墙、壕沟、陶范及制陶等手工遗存,以及墓葬形制、丧葬习俗等文化特征,青铜器礼器有七鼎六簋、五鼎四簋等组合形式,‘芮公’‘芮太子’等青铜器铭文的综合分析,这里应当是一处芮国后期的国都 遗址和墓地。”

  芮国是商代末期(约公元前1056年)呈现 的小国,至公元前640年被秦穆公所灭,前后历经400余年前史 。这个前史 上与周同姓的诸侯国的终究 政治中心,经刘家洼考古发掘 得以确认,填补了芮国后期前史 的空白,也提供了周王室大臣采邑(地)向东周诸侯国开展 演化 的典型案例。

  周代封国考古新发现

  澄城县地处关中东部。2017年年底 ,这里曝出发现全国规模最大的春秋时期周系墓葬,墓地为春秋前期 的周文化体系 墓地,其代表的聚落性质为周代某一周系贵族的封国。2018年,这里又相继出土了带铭文的青铜器,其间 有“芮公”“芮太子”铭文。至此,继韩城梁带村芮国墓地之后,古代芮国后期的又一处都邑遗址和墓地被“锁定”在了刘家洼。2018年8月,本报记者曾特别 赴刘家洼遗址采访。种建荣告诉 记者:“所有出土的文字证明 它就是芮,它仍是 芮国的一个墓地,是芮国的一部分!”

  刘家洼处于黄河、洛河之间的渭北黄土台塬带,是勾连北方与关中以及与华夏 的重要通道,宗周与晋交游 的交通要冲,秦与三晋争锋的重点区域。该遗址规模 约3平方公里。鲁家河将遗址分为东、西两区,勘探发现了一般居址密布 区和墓地。

  在东区中部方位 ,勘探发现一个10余万平方米的城址。城址内采集到春秋陶器残片和一块陶范残块。依据 很多 灰坑和板瓦等建材堆积,专家揣度 这里属重要建筑地点 ,应是高级 级人群居住区。

  勘探确认4处共210余座墓葬,两座大墓“收获最丰”

  “截至现在 ,刘家洼遗址确认的墓地有4处,共210余座墓葬,其间 东区墓地3处,西区1处。其间 最为引人留意 图 是,发现了2座带两条墓道的‘中’字形大墓(编号M1与M2),南北向,东西并排分布 。”种建荣说,其规模庞大 ,墓主人应当是诸侯国国君级别。

  在东I区墓地,发掘 大、中、小型墓葬71座,车马坑2座、马坑1座。西区墓地发掘 中、小型墓葬44座,已探明马坑2座,发掘 了1座。M1、M2,形制结构底子 相同,总长、深度适当 ,长64米、深12米,椁室大小 差不多,均南北长7米、东西宽5米。

  种建荣说,M1残留各类随葬品总计240件(组),包括彩绘木俑、铜簋、2组10件编磬、2套残存9件编钟、铜铎、漆木建鼓、铁矛、大玉戈等。M2保存状况相对较好,出土各类文物400件(组),主要有鼎7、簋1、盘1与1件铜鍑;2套编钟编磬,及钟虡、磬架,4件建鼓、1件陶埙,还有一件疑似木质琴瑟类乐器。

  西侧5.3米长的钟架保存较好,上面有嵌蚌饰的木雕漆绘图案,下伏圆雕兽形虡座甚为壮观。一件长2米、宽1.3米的三栏木床遗存,四角为青铜角饰,将我国使用床榻的前史 提前到春秋前期 。雕纹钟、磬架,漆木几案、豆、盒等,是研讨 春秋时期木作髹漆工艺技能 开展 水平的珍贵资料。

  最为要害 的是,在M2椁室的一件建鼓上,铜柱套管上有刻铭“芮公”作器,它是芮公制造 的乐器。建鼓下压着的一件铜戈上发现“芮行人”铭文。专家据此判断,墓主应是春秋早中期的一代芮国国君。另外一 中型墓的铜鬲上,出土了“芮太子”铭文。东I区中型墓M27和M49出土有青铜器铭文资料,M27两件铜鬲口沿上铸有“芮太子白”等铭文。种建荣说:“这些铭文假如 出自其他器物,那(器物)可能是别人 送的,或者是战利品。但这种乐鼓、乐器一般不会是赠送的,只能是他自己的。”

  据介绍,西周春秋时期诸侯级墓葬的乐器组合,底子 都是青铜编钟、石编磬1套。而刘家洼“中”字型大墓的乐器组合均为编钟、编磬各两套。M3有5镈9钮编钟配组方式,为同时期最早例证。几座大型墓葬还配有多件建鼓、铜钲、陶埙等,成为现在 所知春秋前期 墓葬出土乐悬原则 中的第一流 别,充沛 展示出芮国贵族对音乐的喜好和感官享用 的寻求 ,也为我国古代乐器开展 史和音乐考古的研讨 ,提供了最重要资料。

  (本报西安1月3日专电)

  专家观念

  揭开关中东部考古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