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研讨 | 城投债风险:“信仰”的变与不变

  中证鹏元资信评价 股份有限公司

  主要内容

  (1)2018年不少城投公司呈现 了非标产品的违约,其特点体现 如下:1、当地 政府信用质量分化,城投违约集中于中西部区域 和市县级;2、受严监管影响,信托、资管、私募等产品违约多,债券违约少;3、因担保牵累,城投公司代偿风险暴露也较突出。

  (2)城投债信仰正在发生骤变 。城投债“信仰”的变来自当地 政府融资渠道终会被当地 政府债券和PPP模式所取代以及城投公司内涵 转型的变,对信用评级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城投公司个别 风险因素在信用评级中的因素上升,本身 实力对信用质量的影响越发重要;城投债信仰的不变来自城投公司方位 和政府的撑持,当地 经济财务 实力、平台方位 仍然是对城投公司最重要的评价要素。

  (3)2019年城投公司和城投债违约现象仍可能继续呈现 ,其主要违约风险点如下:1、经济下行、财务 收入下降;2、土地出让收入下降;3、城投公司转型风险突出;4、监管继续 发力,城投再融资能力受限;5、担保压力较大,代偿风险突出。

  (注重 “中证鹏元评级”,向后台留言可取得 完好 陈述 )

  正文

  一、城投公司违约特点

  在近年来信用恶化、信用风险工作 不断暴露下,不少城投公司非标产品呈现 违约,甚者呈现 首单城投债违约,这说明城投公司违约虽有所迟到,但终没有爽约。2018年不少城投公司呈现 了违约现象,其特点体现 如下:

  1、当地 政府信用质量分化,城投违约集中于中西部区域 和市县级

  从地域来看,城投公司违约东中西部区域 均有发生。东部区域 主要是天津市、辽宁省。以天津为例,4月27日,中电投先融(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中电投先融·锐津一号资产管理方案 ”、“中电投先融·锐津二号资产管理方案 ”3~4期延期兑付,该两款产品用于认购国通讯 托发起设立的方正东亚·天津市政开发流动资金借款 集合资金信托方案 ,融资人为天津市市政建设开发公司,担保人为天津市政建设集团,为退出类平台。中部区域 主要是湖北省、湖南省,以湖北为例,3月28日嘉泰301黄冈武穴火车站工业园工程资产管理方案 到期未完成兑付,融资人主要为武穴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西部区域 主要是贵州、内蒙古、四川、陕西和新疆,以新疆为例,8月,新疆出产 建设兵团第六师国有资产运营 有限职责 公司发行的17兵团六师SCP001发生违约。从行政级别来看,除了天津市政建设集团,其他城投公司违约均集中于市县级,且以中西部区域 数量为多。因为 中西部市县级政府经济财务 实力较弱,城投企业实力不强,同时,在整治违法违规举债布景 下,城投企业流动性压力格外突出,从而呈现 城投企业大面积违约发生。天津市虽属于东部经济发达区域 ,但天津市债务压力较大,天津市政建设集团平台方位 不高,偿债能力显着 趋于恶化,因此 成为了东部区域 仅有 违约的省级平台。

专题研讨 | 城投债风险:“信仰”的变与不变

  2、受严监管影响,信托、资管、私募等产品违约多,债券违约少

  就详细 产品而言,信托、资管、私募等产品违约显着 高于债券。2018年城投公司债券违约仅新疆建设兵团农六师,并且这只债券很快得到了兑付,大部分城投公司违约产品主要为信托、资管、私募等产品。城投债券违约较少,与可以 在债券市场融资的城投公司实力均比较强、偿债能力较强有关,只有实力相对较弱、风险相对较高的城投企业才不得不以更高的价格通过非标产品进行融资。同时,相对债券这些规范 化产品,非标融资遭到 严监管的影响显着 更大。严监管主要来自于两方面,一是去杠杆之下,非标产品监管要严于规范 化产品,城投企业以非标进行再融资的能力遭到 限制,另外,大部分城投非标产品存在当地 政府违规担保,在当时 整治当地 政府违法违规融资举债之下,城投企业再融资能力也遭到 限制。

  3、因担保牵累,城投公司代偿风险暴露也较突出

  城投公司对外担保较为突出,依据 对近2000家样本城投平台的统计成绩显示,超过89%的城投企业存在对外担保,对外担保金额超过5.8万亿元。城投公司对外担保既包括城投互保,也包括对非诚城投企业的担保,比如民营企业。当被担保企业面对 债务风险,无法按期 偿债时,城投平台因此 承当 代偿职责 ,这可能会加剧 了城投平台的债务担负 ,呈现 流动性危机。2018年部分城投公司违约主要重要原因是因为 受担保牵累所构成 的 ,以韩城城投为例,据韩城城投走漏 ,本次违约并不是 因本身 运营 状况呈现 动摇 形成 ,主要是因为其为民营企业担保,因民企未按期 偿还金融机构借款 导致该城投公司被诉讼致使融资断链。

  二、城投债信仰的变与不变

  相比产业实体和产业债的体现 ,城投债体现 出了较为坚决 的信仰。但跟着 城投公司转型的深化 ,城投债信仰也正在发生骤变 。

  1、城投债“信仰”的变